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住房保障 >
住房保障
要保住外汇 关键在于有效抑制地产泡沫
发布时间:2017-01-04 10:53 来源:未知
  2016年,对金融民工而言是令人失望的一年。年初以股市熔断开局,开盘点位即为全年股市的最高点。年末以债市大跌收官,前十个月的债券涨幅在最后两个月损失殆尽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,全年基本颗粒无收。
 
  2015年末,我们对2016年的展望是《慢就是快》,理由是在经过连续两年的股债大牛市之后,我们认为金融市场的机会会少很多,因此2016年应该放慢节奏、降低预期,有时候慢一点反而会更快一点,不亏就是赚。
 
  最后,是金融风险的持续上升。09年的天量融资主要来自于银行表内的信贷,未造成大的金融波动。而从12年开始,由于利率的持续下降,低收益的银行表内信贷扩张乏力,因而每一次的融资扩张都伴随着银行表外融资的狂飙猛进,例如12-13年的非标融资,16年的同业融资、委托理财等,原因是表外融资可以逃避监管增加收益,但同时也大幅增加了中国的金融风险,因而12-13年的经济反弹伴随着首次钱荒,而在16年末又出现了钱荒2.0版本。
 
  09年的股市从底部反弹了约一倍,而12年的股市基本持平,但是16年的股市则下跌了10%.09-10年是股牛债熊,12-13年是股平债熊,16年则是股债双熊。
 
  而归根到底,由房地产泡沫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是我们痛苦的根源所在。
 
  我们研究中国经济,发现和经济增长最为密切的指标是投资,而在投资中最重要的是地产投资,因而中国经济到目前为止依然是靠房地产驱动。
 
  而过去三轮的每一轮货币刺激,最后都体现为房价大涨,地产销量大幅上升,从而启动地产投资,拉动工业经济。
 
  在2016年初,我们提出要“小心滞胀”,认为2016年的主要机会在于黄金和商品等实物类资产,而无论股市还是债市都属于金融资产,机会应该都不大,结果一语成箴。
 
  而产生滞胀的原因,在于随着人口红利的结束,以地产和汽车为龙头的工业化步入尾声,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失去了弹性,因而任何的政策刺激,往往对经济增长无效,而只对物价有效,只会产生通胀压力从而形成滞胀。
 
  在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中国经济有过三轮政策稳增长周期,第一次是在09年,第二次是在12年,而16年则是第三次。
 
  过去的一年,从货币投放的力度来看,其实是最大的一年。我们预估全年的社会融资总规模约17万亿,加上7.5万亿的政府融资(国债和地方债),全年政府加社会融资总规模约25万亿,比去年全年整整多出了5万亿。
 
  但是从对经济增长的效果而言,16年又是最小的一次。09年的4万亿刺激之下,GDP增速从09年初的6.2%最高回升到10年初的11.9%.12年依靠信托等非标融资的刺激,GDP增速从12年中的7.5%回升到13年的7.9%。而16年依靠着政府和居民大力加杠杆,GDP增速始终只有6.7%。
 
  首先,是通胀回升的速度更快。以往通胀的回升往往会滞后货币投放一年左右,比如09年那一轮的通胀回升发生在10年,12年那一轮的通胀回升发生在13年,而16年的通胀从年末就开始显著回升。
 
  其次,是房价的涨幅更大。16年主要一线城市新建住宅价格同比涨幅约28%,远超13年的14%,16年11月70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同比上涨10.5%,超过12-13年那一轮最高9.2%的同比涨幅。从全国看16年的房价涨幅仅次于10年。
 
  再次,是汇率的大幅贬值。在09-10年和12-13年,人民币依然处于升值的周期,但是16年的人民币汇率贬值约7%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8年新低。
 
  但是房地产不是永动机,所有依赖房地产泡沫的经济体最后都遭遇了滑铁卢。近的是美国的次贷危机,远的是亚洲金融危机、日本的泡沫经济,无一不在提醒着我们,如果任由房地产泡沫继续扩大,后果会非常严重。